本站宗旨:弘扬素食文化,传播环保理念,维护生命健康,提升人类品质!素食社区·注册社区·文章投稿·繁體中文设为首页·收藏本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素食漫谈 >> 蔬食札记 >>
中国文学网 刘聪震

  6.jpg

        小时候我对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充满了神秘,而挖山药便是我对这个神秘领域进行探索的一个部分。

  “三月三,揭石板,石板一揭一大摊。”这便说得是挖山药。事实上,挖山药决非这般的轻易,这个民谣仅仅只道出了挖山药的季节,即农历的三月初三前后,也就是阳春时节。“三月三”并非确指,它只是指三月上旬这么一个大概的时段。农历与阳历向来是有差异的,严格地讲,农历并没有阳历那么准确。“三月三挖山药”,就我现今来推想,大抵就是阳历的“清明节”前后吧。清明一到,春回大地,万物复生,一切都欣欣向荣。我们处在亚热带山地的家乡,万山碧透,青绿泛起,暖暖的天空悬着太阳,大地上的一切植物都处在晶莹透明之状态了。而这个时节大抵就是挖山药的时候了。可山药就是那样的“石板一揭一大摊”吗?不,决不是这样,这是一种夸张,一种幻想,它是民谣塑造形象的一种设喻之法。挖山药与揭石板无关,山药也是不会长在那种充满石头、石块或纯石质状貌的地域环境的。山药是长眼睛的。山药所生长的地方,就它所安身的那个处所而言,绝大多数是土质肥沃而又极其松软的。我搞不清这是为什么,大抵这是与“生物选择”的话题有关吧。

  山药非常得聪明,具有人一般的灵性。一般人是很难挖到它的。我非常的喜爱山药,非常的崇拜它,可又不能不挖它。山药的滕蔓从幼芽或幼苗长到成年或老年,它的一生都是非常壮美的。地下没有长成形的山药,幼苗叶儿是偏圆形的或圆形的,类似于荷耦,但比荷叶好看,它在那偏圆形的叶边上伸出一个小尖角,叶儿又嫩又厚,叶脉清晰,叶儿色彩明快,每一支叶儿也都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,叫人爱怜。而长成形的山药,幼苗决不是“苗”而是“芽”,这幼芽没有叶,很茁壮,嫩乎乎的,绿中呈紫,长势异常迅速,可谓是“一日三尺”,最粗壮的一出地面就是筷子头那般粗细,一般是一两根或三四根幼滕秧蔓,滕蔓一经形成,立即就长出叶子了,这时候,漫山遍野的树叶与杂草一轰而起地长起来,谁也不可能找到它的踪迹了。如果你能一睹它那出芽时的壮美与柔丽,你会深深地为之感动的。山药也叫薯蓣,它与火筒根(即薯莨),可能是同一个大家族,滕蔓外貌及生长结构上有着十分相似的地方,火筒根叶蔓瘦细、孱弱,山药则粗壮、柔和、丽美。山药与火筒根都靠种子繁殖,它们的蒴果,外型一模一样,只是火筒根是黑的,山药却是白的。它们在地下也都长根茎,火筒根有毛是黑褐色,而山药无毛是白色的。山药粗而直,火筒根则细而曲。山药的质地又白又嫩又脆,火筒根则是又黄又红又硬的。山药能吃,煮熟是面的,而火筒能吃,煮熟仍是苦的。山药在我的记忆中象鼻涕,可是一经加热弄熟后却很是好吃,每年春荒饥谨来临的时候你就不能不想到这种吃物了。

  然而,挖山药并不是那么样的容易,它也太难挖到了。挖山药第一难题是难以寻找它。山药不象火筒根那样生长得很普遍,野生山药并不太多,它就象人参一样不会是漫山遍野都长得是呀。我说过,它长有眼睛,很会选择个人生存的小环境,环境不好,它长不成,也发育不起来的。发现山药的最好办法是在冬季,冬季里树木落去了叶儿,而山药与火筒根的蒴果,那一串串的铃儿却要牢牢地保持在那儿一两年的时间──生物为了遗传却又暴露了自身的弱点。这时候你看到了它,就等于知道了它生长的基本位置了,但是你若去寻找它生根的确切方位则是万分困难的。因为山药有自己的异常健全的保护体系,它的滕是一肢节一肢节连起来的,到它叶子落去的时候,它那滕蔓早已一节节地断落到别的地方去了,任是你再聪明也不可能找到它的滕,更不可能顺着它的滕、它的秧、它的蔓去找到它的根,去挖它那山药了。唯一的好办法就是你得记着这白色铃儿的处所,待来年早春时节前来找它的幼藤幼芽才有可能会找到它的生根之所。一般地讲,山药幼滕萌发得很早,比火筒根提前得多,比一般植物也要提早许多。你发现了它就得赶紧动手来挖,否则,待它一但长起叶子来,你找不到它就不说了,就是找到了也是什么也挖不出来了,它的茎块已经被滕蔓吸收而萎缩了。在这一点上,它确是比火筒根要聪慧得多,也要难对付得多。火筒根只要你发现了它那黑色的蒴铃儿,它既不会断茎折肢,也不大会发生萎缩茎块的现象。你想挖它就挖它,想什么时间挖就什么时间挖,毫不费力气的。而挖山药就根本不是这样了。挖山药还有另一个难题呢,这就是山药一般长得很深,是顺直往地下生长的,它并不象火筒根那般简简单单长在地面上。而且山药的体质又非常得细、嫩、脆,弄不好不是弄断挖不出来了,就是挖出的山药与混土相混,粘附了大量的土灰而使其污染得没法再食用了。

  是的,挖山药既使是很难的,但是它依然不能阻止我挖它的信心。每年的春天我总是能多多少少挖回一些山药来的。

本文对您有帮助么?
非素食文章
应删除
返回首页
微信
扫描